菠萝味菠萝包

想听我讲故事吗

预谋


现代穿越
走电视剧剧情
人物ooc严重
不喜勿入

        一

        天早已大亮,莫约八九点的样子,萧炎醒了,今天是他和药尘的结婚纪念日。

        亲了亲怀里还在沉睡的药尘,看他眼角泛红的可怜模样,不由弯了弯嘴角,昨天是累着他了。

        萧炎一只手轻轻的托住药尘的头,另一只手缓缓抽出,换了个枕头垫着,药尘似乎是察觉了不同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萧炎小心翼翼的翻身下床。

        又过了一会儿,药尘迷迷糊糊醒了,伸手摸了摸身边,却不想扯到了昨天操劳过度的腰身

        “混小子,不就叫了句哥哥,至于……”

        药尘嘟囔了一半想起了昨晚的荒唐事,顿时羞的没了下言。

        扶着腰起了床,简单洗漱后,循着香味去了厨房。

        药尘靠在厨房门口,看着青年在厨房里忙碌,宽松的T恤没遮住他昨晚留下的牙印,好像咬的太深了。

        萧炎看见药尘看着自己发呆,不由觉得好笑,于是放下手里的活,冲了手,转身拉过药尘送上了早安吻,两只手在药尘腰际轻揉。

        药尘拿手推了推萧炎,他可不想今天一整天都在床上度过。

        萧炎顺从的离开了药尘的嘴,低头在药尘脖子上加深了昨晚的印迹,才心满意足放开了手

        “饿了吧,你先去客厅,再待在这儿我可以先开吃了。”

        萧炎说完拍了拍药尘的屁股

        “你以前多可爱追着我叫叔叔还抱我大腿。”

        药尘叹了口气幽幽的说

        “我以前可没现在这么能忍,说够了去坐好,还是我抱你去?”

        萧炎盯着药尘眨了眨眼

        “今天我去趟店里。”

        “一定是今天吗?”

        “嗯,我马上回来。”

        啪!

        “萧炎哥哥你醒醒,他已经走了好久了!”

        萧熏儿眼睛哭的通红,天知道她花了多大勇气才扇的这一巴掌。自从三个月前药尘出车祸,萧炎哥哥就天天捧着戒指念念叨叨,如今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让她怎么看得下去

        “不!他就是去趟店里马上就回来了,你说什么啊”

        萧炎嘶哑的回应,与其说是给萧熏儿听更不如说是他在说服自己。

        “好,那他回来看见你这样会难过的,你”

        “对,我要去准备准备出门,衣服还没收拾。”

        萧炎猛地站起来朝楼上走去

        这时门开了,萧老爷子沉着脸走了进来,看见自己儿子颓废的样子心里也不好受,毕竟当初萧炎母亲走到时候自己一个人来不及思念她就马上要带儿子和打理家业,深受思念之苦,对儿子很是理解,但是儿子如今放任自己沉浸其中,他必须要狠下心把他拉回现实,不辜负他母亲和药尘。

        “萧叔叔……”

        萧熏儿看到萧老爷子的到来有些惊讶

        “熏儿,这些日子麻烦你了。”

        “萧炎那个我站住!药尘他死了,他的葬礼是你安排的,他的遗体是你送去火化的,他的墓地也是你挑的!你这副样子给谁看,药尘嘛!你自己心里最明白如果他看见你现在的样子会多自责!”

        越听萧炎的面目愈狰狞,突然嘶吼着向萧老爷子冲了过去,可还没到跟前就被人打晕了。

        “送他去医院,熏儿你也去。”

        萧老爷子对身后的保镖下了命令

        “再帮萧炎安排一个心理医生”

        说完转身便走了

        他相信身为萧家的男人是不会这么轻易被击垮的

        医院里躺着的萧炎醒了,静静的看着天花板,眼睛布满血丝,他的眼泪流干了,可是这心还是痛,药尘我好痛

        “萧先生,愿意谈一谈嘛,我们的所有对话都是保密的。”

        “……好。”

        “今日凌晨著名企业家,慈善家萧炎先生于故居身亡,享年七十岁。”

        “只此一生,钟情一人,星陨银戒,陪伴一生。”



终成眷属


        人物ooc严重,剧情也是各种版本自己和想象穿插,送婚帖名场面不写一次真的难受,私设如山,不喜勿入

        萧炎十五岁之前大起大落,看尽炎凉。十五岁之后遇一人,他忽悠他教他斗技替他报仇,与他在一方世界中共度数十年。

        说来倒也浪漫,这世界只有他二人,再荒唐也没有人会评价如何如何,随心随性就好。

        可环境再浪漫有什么用两个人感情上莫名愚笨,一个教一个学,打情骂俏的,虽然心里都快被挠成花了,这两个人没一个想明白。

        药尘一次次为救他身处险境,那时萧炎只以为自己那种内心的疼痛是对于亲人感觉,直到药尘被抢走囚禁起来,真正的离开他萧炎才明白,他萧炎这辈子很多所求个个都不及药尘重要。

        他发了疯似的修炼,不要命的救出药尘,费尽心力为药尘重塑肉身带他回家,就在下一秒说出告白药尘就会答应的情况下,给了他一张婚帖。

        药尘刚戳破小心思,这会儿翻开请帖看见了萧炎和其他人的名字,心中苦涩偏偏难言,一时间竟是喉间涌上一股鲜血,偏生他是个好面子的又给生生压了下去,可这血咽得下这泪是收不回了,一滴滴的往下淌,全部砸在了萧炎心上。

        萧炎疑惑了,自年少初识,他便将药尘安排进了 他人一个承诺。他以为就算如此他和药尘的关系不会改变。

        可是这一刻他发现错了,都错了,如果他要与别人成婚,他就不能抬手擦掉药尘的眼泪,不能搂他进怀中,不能日日与他相见,不能阻止他离开自己,不,这一切不可以!

        他夺过药尘手中的婚帖焚成灰,狠狠搂过药尘捏住他的下巴,咬上他的嘴唇

        药尘回过神用力想推开萧炎,只得到了更猛烈的回应,为什么,萧炎为什么!

        药尘这一辈子没像今天哭的这么狼狈过。

        萧炎发觉了药尘的眼泪没有停止,一点点从下巴开始舔去泪水

        “萧炎,唔”

        没等药尘说完萧炎就堵上了那张嘴,他很怕药尘不要他了,大不了绑起来,可他还是怕失去那种亲密关系

        “我错了,我爱你,不要走”

        萧炎沙哑的说出了这句迟来的表白

        药尘明白他语气里的卑微和不自信

        二人磕磕绊绊到了今天,互相付出不顾性命,若命运有线他们二人定是早已缠成死结。

        “我不走”

        他选择再一次拥抱这个伤痕累累的孩子一如当初。

        三日后大婚

        “今日药圣和斗帝大婚这排场整个乌坦城都装饰起来啦!”

        “唉,你说这药圣说何方神圣,突然出现就和着斗帝结婚咯。”

        “要我说定是艳冠天下,不然斗帝怎么心甘情愿娶!”

        “对对对,不知来日可否有幸一见啊。”

        乌坦城百姓纷纷议论这药圣的美貌。

        这萧家大宅里也是忙忙碌碌,来贺亲的人可一个都不能怠慢。

        “爹”

        萧战听到儿子叫自己就头疼,自己妻子的师傅到头来要叫自己爹,折寿啊。

        “你小子还不去接人!”

        “好”

        十里红妆

        风头无两

        萧炎牵着药尘的手走到厅里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婚房里,一对龙凤喜烛点亮了两位新人

        药尘坐在床上,一身喜服,头发难得的规矩束起,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他双颊染上了一层薄粉,看痴了萧炎

        “臭小子,看什么”

        药尘被盯的有些臊,干脆起身去拿了合卺酒杯,抬手正要喝,却被萧炎制止了

        “阿尘,这酒不是这样喝的,我教你”

        萧炎右手端起酒杯喝了一半,含了一半渡给药尘。

        “该你了”

        药尘被亲的有些脚软,靠在萧炎胸前,郑重的喝下半杯,另一半留在杯中给了萧炎

        “你这可是取巧”

        萧炎面上委屈,却也知不差这一时半会儿,低头喝了那半杯酒,将人抱起向喜床。

        “从今日起你再也不离我,我也只有你一人。”

        “我不离你,只有你。”
       
        药尘轻轻合上双眼,主动贴上了萧炎的唇。






口渴


        私设如山按纳戒时间流速之慢来说药尘和萧炎已经相处好久好久了,加上年轻人火气旺做做梦什么的,两个人明明白白谈恋爱多好是吧,妙。
        小说,漫画和电视剧设定都有用,人物OOC严重,无脑甜文,仅供消遣,不喜勿入。

        少年身子日渐拔长,心思也是一天天缠绕,萧炎突然发现药尘的长的很好,过于好了,微微上翘的眼尾和红色的眸子,使他在瞪人时带几分风情,银色的发丝总爱拂过他的额头鼻尖嘴唇最后落在锁骨上,药尘衣服也爱穿的松松垮垮,苍白的肌肤若隐若现。

        “小炎子,今天就到这吧。”

        药尘发现最近萧炎越来越容易走神,气息虽未紊乱可如此以往可不好说。

        “师爷爷,我……”

        萧炎蓦地睁眼,看见药尘侧对着他坐在案前喝酒,一滴酒液不防的从唇边溢出,滑落,未等没入阴影便被药尘抬手揩去。这一幕让萧炎准备好的话跟口水一起咽了回去。

        没等药尘转头就出了纳戒。

        “这小兔崽子,越来越无法无天了!”

        药尘见萧炎真的一声不吭走了气的又开了一瓶酒。

        一出纳戒萧炎觉得口干舌燥,便冲到桌边拎起茶壶灌了几口水,心下又思及那滴酒,气一岔又差点呛死。好不容易缓了过来抬头看见那轮明月又想到药尘。

        萧炎叹了口气,心想还是早点睡吧。

        “萧炎,萧炎。”

        迷迷糊糊的萧炎睁眼,发现是药尘在桃花树下叫他,此刻的药尘与往日里似有些不同,眼角湿润泛红眼神无助的看着他,外衣也将脱未脱,那些桃红色的花瓣落了他满身,有一瓣落在了唇上,染红了双唇,他不由自主的向药尘走去,去替他拂走那瓣桃花,没两步他就站在了药尘面前。

        “阿炎,帮帮我,我只有你了。”

        药尘主动抬手环上他的脖子,微微仰头轻启双唇,那片桃花突然化作一滴粉色的酒液渐渐滑落。

        萧炎又开始口干舌燥,猛地吻上了药尘的脖子,舔掉了那滴酒妄图减轻那种感觉,并沿着那道水痕向上轻咬,吮吸,留下一串暧昧的殷红,最终吻住药尘的唇。温热的,柔软的,带着醉人的酒味。

      萧炎一只手托着药尘的脑袋霸道的夺取药尘口中的津液,不够,还不够,另一只手搂着药尘的腰将他愈发用力压向自己。

        “喂,醒醒睡那么死,今天的聚灵草还是你来切,快点!”

        被叫醒的萧炎猛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坐了起来,狠狠的瞪了那个药房小斯一眼。

        “你,你你这么看完干嘛,我又没抢你相好,你赶紧去干活!我先走了!”

        小斯被那个眼神吓到了脚底抹油似的跑了。

         萧炎迅速的接受了自己对药尘抱有的心思,掀开被褥默默的换了条裤子大早上洗衣服去,并开始打小算盘。

六角铜铃响
禁婆指骨香
战国遗古册
谜底墓中藏

我的天世说新语太好看了
颜狗福利
顺便复习一波历史

        地衣冲破因岁月而易碎的水泥地面,后院的猫对主人总是若即若离的态度,她母亲是一只可爱的橘猫,乖巧不偷食,崽崽生了不知几回,可只留下的她,在她出生后几月,那只橘猫走了,没人知道去向,于是她便长大了安家落户在外婆后院废弃的猪棚里,那里堆满陈旧的时光,比如不知多少年前的稻草,木头家具,那里真的是太杂乱了所以我总是找不到她。

       起先当她还是小猫时你要是喂她她会在你走出一段距离后再去叼吃食,后来便放肆了,到了点便叫了起来,催外婆开饭,即便如此她也不允许别人靠她太近,只得她自己绕着你不让你绕着她,她真的是我见过最有脾气的姑娘了。
      
       其实我想我是认识她父亲的,我曾几次在离外婆家不远的地方看见一只通体黝黑,金色眸子的大猫,他很美,矫健的身影在你没看见他时就隐匿起来,可见过他的人谁能忘记他的模样,他带着儿时童话里的力量,传说里的隐秘身份,一切未知的代名词。

外婆家后院的猫